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逍遥游 1-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逍遥游 1-5
第一章  杂役弟  「打,给我狠狠地打,打死算我的!」  淩云宗后山,一群穿着淩云宗杂役衣服的少年围殴着另一个少年,旁边还有一个鼻青脸肿的少年在气急败坏的嘶吼着。  「打,往死里打!打死这个杂碎!」  少年一边看着被围殴的杂役,一边捂着自己裂开的嘴角,鲜血流了大半个手掌。  被围殴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整个淩云宗都鼎鼎有名的天才王战。半年之前,这个王战还是淩云宗高高在上的外门弟子第一人,可半年之后,这个第一人就沦为了众多杂役可以随意殴打的发泄工具。  原因无他,这个所谓的外门弟子第一人,竟然不能吸收灵力!或者说,压根不能修炼!  之前淩云宗长老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上下灵气充沛,根骨奇佳,是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天生就有着一般人一辈子都无法超越的根骨。正是这副根骨,让长老将他招入了淩云宗,并且给了所有的优待,极力培养他。可谁知一年过后,这个天才弟子,竟是连灵气都不能吸收!  导致长老怒上加怒,直接将王战贬为了杂役弟子,还是顶着淩云宗第一废材称号的杂役弟子!  正常人换成他,恐怕早就找一处僻静的地方一头撞死了。  可王战没有,而是心甘情愿的当起了他的杂役弟子。  杂役也就算了,还是那麽一如既往地嚣张,一如既往的疯狂,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不,竟然打伤了徐管事的侄子徐峰!  那个躲在外边捂着嘴角的少年就是徐峰!  整个淩云宗杂役峰上的一霸!  因为徐管事的关系,从来没有人敢惹他!  可王战却不一样,这个人似乎脑袋缺根筋,从来不管你什麽人物什麽背景,只要下定决心动手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自他被贬为杂役弟子的这半年间,几乎是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整个杂役峰的弟子基本上都要被他打完了。  说来也怪,这个家伙虽然不能吸收灵力,可力气却不是一般的大,身子里就好像是困着一头野兽一般,平常三五个杂役弟子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可惜的是徐峰不是普通弟子,而是徐管事的侄子,一个招呼,少说二三十个杂役弟子就扑了过来。  这些杂役弟子手里各自拿着棍棒,将王战围在了淩云宗后山。  本来按照徐峰的想法,自己这麽多人,王战估计吓都吓尿了,可让人想不通的是,这个疯子还没等徐峰说几句话,就照着徐峰扑了过来,三两下按在地上就是一顿爆揍,打得徐峰差点儿连爹妈都不认识了。  好不容易让人拉开了他,徐峰自然是愤怒的叫人下死手,照着死里打。  一群人也是红了眼,手里的棍棒毫不留情的照着王战瘦弱的身躯砸去,头上、胳膊上、腿上……四五百根棍子下去之后,这些杂役弟子方才停了手。  可此时的王战,基本上已经和个死人无异了。  浑身上下一片血浆,脸埋在地上,胸腔连个起伏都没有。  看着倒在山崖边的王战,这些杂役弟子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发蒙,不自觉的后退了好几步,将原本被人围住的王战留出了一片偌大的空隙。  「不……不会死了吧?」  其中几个杂役颤抖的扔下了手里的棍棒,看着王战的尸体满脸的恐惧。  虽说王战被贬为了杂役弟子,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外门弟子,可毕竟还是淩云宗的人,这麽无缘无故的死了,怪罪下来,也够在场众人喝一壶的。  「怕什麽?」  就在这些弟子纷纷后退的当口,另一边的徐峰走了过来。  在来到王战尸体边的时候,徐峰重重的踢了王战一脚。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是我们干的?更何况,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有什麽好怕的,消失就消失了!」  徐峰说到这里,回头凝视着众人道:「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谁敢说出去,别怪我徐峰翻脸!等一会把他的尸体从后山扔下去!神不知鬼不觉!」  徐峰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面前的杂役弟子满脸恐惧的盯着自己,为首的几个竟然哆哆嗦嗦的不断后退,手上棍子都扔在了地上。  「鬼……鬼!」  所有人眼神散乱着,上下嘴唇不住打架。  「怎麽了你们?」  徐峰见状,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冷不丁的,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麽,转头向后看去!  视线当中,一个满身浴血的少年,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如同一尊战神,冷冷的看着自己!  即便相隔数米,徐峰依旧能够清晰地闻见他身上的血腥味!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冰冷、狠毒,仿佛地狱爬起来的恶魔,囚笼挣脱出的野兽,狠狠地瞪着徐峰。  「你……你要干什麽?」  徐峰怕了,朝后退了好几步,冷汗刷的一声就下来了。  「死……」  王战嘴唇微张,热气混合着血水,在空气中挥发。  「我也要拉你垫背!」  王战左摇右晃的往前走了几步,随即猛地一把扑了上去,将吓得双腿发软的徐峰扑倒在了地上。  这是王战从外门弟子被贬为杂役弟子以来大大小小的战斗中得来的经验,虽然自己没有灵力,不能像武者那样的战斗,可自己有强横的身体,夜以继日练就的铜筋铁骨,只要在群架当中揪住主事的狠揍,就算自己被打死也是值了!  正是抱着这个想法,王战在杂役弟子中有楞头青的说法。  你不惹他还好,你一惹他,不要命的和你死磕,好多杂役弟子都被王战那股不要命的气势吓住了。  不过就算王战再厉害,单人始终打不过百人,一群人蜂拥而上,王战也只有挨打的份。  可惜徐峰没有主意,被王战扑了个空。  只见其在一把将徐峰扑倒之后,沙包大的拳头照着徐峰脸上就砸了下去。  每一拳都豁进了全力,每一拳都用尽了气势。  拳拳到肉,拳拳生风。  不过几下,徐峰的鼻子就被打歪了,双眼充血,喉结上下耸动,一口一口磕着鲜血。  「快,拉开!要打死人了!」  旁边的好多杂役弟子反应了过来,一溜烟上来了四个人,架住了王战的两只胳膊,将王战从徐峰身上拉开。  而王战这一刻就像是一条疯狗一样,虽然双手被架住了,可还是极力的探前了身去,刺啦一声,竟然将徐峰的一只耳朵撕了下来!  这一刻,所有在场的人心里都是一股恶寒,尤其是几个杂役弟子,更是恐惧的看着王战。  疯狗……绝对的疯狗!  这人有毛病,打架往死里弄!  这个时候,徐峰也是被人从地上搀扶了起来,只见其双目通红,满眼血丝,看着被人架住的王战。  「你给我去死!!!」  一声嘶吼,徐峰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王战的胸口上。  王战受力朝后跌去,一股无力的下坠感顷刻包围了它,耳旁还有呼呼的风声。  「我……要死了吗?妈妈……妹妹!」  王战迷离的双眼,在下落的同时重重合上。  视线昏暗的剎那,一阵仿佛树干崩裂的哢嚓声,最后响彻在了王战脑海……                       第二章  是福不是祸        「哥哥,哥哥,你要去淩云宗了吗?」  「哥哥,哥哥,你是不是要成为武者了?」  「母亲,你放心,孩儿一定会出人头地,让咱们王家,再也不受人欺负,再也不用忐忑度日!等我……等我……」  迷离中,王战感觉耳畔有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似远似近,忽重忽轻。  下一秒,王战便直接睁开了眼睛。  视线当中,是是一座峡谷,黑漆漆的,满是石头。  王战的目光上下移动,从天上的星辰落到地上的石头,最终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我不是死了吗?怎麽在这里?」  王战回想起来,自己貌似是从淩云宗的后山跌落下来的。  这里莫非是淩云宗后山的峡谷?  怎麽全是石头?连草都没有?  王战疑惑之间,猛的发现,自己全身上下的伤,貌似都好了!  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的身上,王战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十分充沛的气息,仿佛是暖流一般,照着自己的经脉游行。  王战下意识的内视了一番,之后其就猛地楞住了。  只见在自己的身体里,那股暖流不是其他,是灵力!  货真价实的灵力!充沛着自己经脉的灵力!  我有灵力了!我能修炼了!  王战呆楞了片刻,忍不住高声欢呼了起来。  没有谁能够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也没有谁能够比他更需要灵力,这一剎那,王战感觉老天给自己开了一次眼,在无数次的欺压淩辱后,终于给了自己一次站起来的机会!  王战兴奋如狂、喜极而泣。  在一阵欢呼之后,王战收敛了心神,开始关注起了自己体内的异常。  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昏迷前的那个绿色的小嫩芽,就好像是新生的树木一般!  随着神识的进入,王战发现,自己竟然有两个气海!  其中一个气海,通体泛着绿色,自己周身各处的灵力,就是从这处气海当中流出来的。  至于另外一个气海,则是黑不隆冬的,如同一个黑洞,吞噬着王战靠近的神识。  有两个!自己竟然有两个气海!  这一刻王战差点再度惊叫出声。  要知道,气海这种东西,是修炼灵力的基础,普通人只要一旦开始接触灵力,就会在身体里形成一个气海,有大有小。  大的适合修炼,小的或者没有的,则是先天不能修炼。  王战之前被长老一怒贬成杂役弟子,就是因为王战丹田凝聚不出气海,不能修炼。  可想不到的是,不是自己不能修炼,而是自己有两个气海!  吸入进身体里的灵力划分成两股,餵养两个气海,自然比普通人要慢了。  但同样也意味着……自己天赋异稟!  是淩云宗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少年天才!  两个气海,当之无愧的外门第一人!  这一剎那,王战再度有了自信,有了半年前称为外门第一人的自信!  而在震惊过后,王战也尝试着进入那两个气海。  那个黑色的气海王战进不去,可那个绿色的气海,王战却是轻轻松松的进去了!  进去的一瞬间,王战整个人都惊了。  只见自己的气海和书上描述的气海不同,并不是一大片一大片如同海洋一般的灵力聚集地,而是一棵树!一颗很高很高的树!  树干细长,树枝茂盛,上下散发着勃勃生机,静立在王战气海之中。  而且树木下方也不是灵力,而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绿洲,绿草茵茵,花香阵阵,就好像是世外桃源一般!  这一发现,直接就让王战楞住了。  绿色……树木……木属性气海!  自己竟然是万中无一的五行属性气海,淩云宗传承千年年,第一个木属性气海!  这一下,王战就好像是中了五百万彩票一般,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许久之后,王战方才恢複了神采,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示意自己冷静。  「淡定,淡定,苦尽甘来,不要骄傲!」  王战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沈下心来运使着自己进淩云宗之前,长老丢给自己的最基础练气决,尝试着将自己体内的灵力运转了一圈,发现不论是自己的伤势,还是自己的气海,在这一圈运转之中,明显起了不小的变化。  自己……自己真的能修炼了!  从今以后,自己也算是一名武者了!  再也不是杂役弟子了!  妈妈,妹妹,等着,等着王战!  我一定出人头地,我一定光宗耀祖,未来一天,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王战心里默念数声,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时辰,如果估计没错的话应该是丑时,过不了多久就是鸡鸣的时辰,王战上下看了看,顺着峡谷的前端,缓步擡脚走去。  自己所在的方位,是淩云宗外围后山的山谷,少说数百米深,平常鲜有人迹,就算是一些长老和外门弟子,也是很少来这个地方。  可以说,只要徐峰他们工作做得到位一点儿,没有人会知道自己死在这里,没有人会知道一个杂役曾经掉入过这后山的山谷!  不过……自己命大,自己命不该绝!  在将要死亡的时候,自己以外凝聚了气海,在成为杂役弟子后没多久,自己再度成为武者。  外门第一人的名号,说到底还是属于自己的!  想到这里,王战就激动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手指甲深深地陷入了肉里。  徐峰,等着!  淩云宗,等着!  我王战来了,我王战来要你好看了!                        第三章  疯子王战            天色渐亮,随着东方第一缕鱼肚白的升起,淩云宗外宗之内,一阵阵的钟鼓之声响彻了开来。  这阵钟鼓声,就是淩云宗用来唤醒弟子的晨钟声,自然也是代表着新的一天将要到来。  只见在钟声响彻的剎那,睡梦中的外宗弟子,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醒来。  偌大的淩云宗,恢複了白天的生气。  所有人,开始活络了起来。  当中也包括淩云宗最没有地位的杂役峰。  当然,作为杂役峰,往往是要比其他峰脉早起一到两个时辰的。  原因无他,淩云宗的各处地界,还需要他们杂役峰来处置。  王战所在的杂役峰,正是八大杂役峰的其中之一。  一大早,诸多杂役弟子就聚集在一起,听候徐管事安排任务。  「咳咳……」  只见在所有弟子聚集起来之后,徐管事就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按捺下了嘈杂的众人。  徐管事是个胖子,四十多岁,两撮小胡子尤为显眼。  「诸位,今天呢,交待大家一件事!」  徐管事微瞇的目光扫了所有人一眼,开口道:「昨天晚上咱们杂役峰发生了一件事情,弟子王战下落不明了,后经人查实,发现其是抵制不住压力昨夜在后山跳崖自杀了!」  徐管事的目光扫过众人,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希望大家不要向他学习,有什麽心事或者什麽过不去的坎都来找我说说,我能听就听能帮就帮,毕竟大家都是朋友嘛!至于王战之前打扫的区域,就暂时交由你们分配下去就行!另外啊……」  徐管事说到这里,目光放到了人群最前面徐峰的身上。  此时的徐峰,不仅鼻青脸肿,脑袋上还裹着一圈纱布,耳朵也缺了一只,样子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显然之前王战那一顿重拳打的他不轻,能下了地也是他本事!  「徐峰啊,我看你这伤的不轻,这几个月也就别打扫了,交给其他人办就行了!」  「是!」  听到徐管事这麽说,徐峰也是点了点头,其他的人则是一阵暗骂,表面上还得陪着笑。  谁让人家是亲戚呢,惹不起啊惹不起!  而就在徐管事这句话落下没多久,边缘的人群,突然猛地躁动了起来。  好多人都直接开始议论了起来,并且还指指点点的,乱成了一锅粥。  「怎麽了?」  徐管事眉头一皱,分贝提高了好几个档次,摆出了主管该有的架势,趾高气扬的伸手指着那一群人道:「都别乱,有点规矩没有?干嘛呢?」  「王战……王战来了!」  徐管事刚说完话,人群中就冷不丁的扯出这麽一嗓子。  之后,就见人群左右两边分开,给迎面走来的王战让开了一条道路。  听到王战两个字,人群中参与殴打的几个杂役弟子也是脸色一变,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王战满身是血撕下徐峰耳朵的画面。  至于徐峰,同样也是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恐惧,转头看了过去。  人群当中,趁着山头浮起的朝阳,一个单薄的身影,肩头扛着一把扫帚,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从人群当中走了过来。  那副样子,就好像铺在他面前的是条红毯似的,整个人别提有多神气。  真的……是他!  与王战神气相对的,另一边的徐峰却是满脸惊恐,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自己昨天明明将他踢下山崖的,还是淩云宗的后山,那麽高的地方,他怎麽可能还活着?而且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儿伤口,太诡异了,太不寻常了!  一时之间,不论是徐峰,还是参与过围殴王战的其他杂役弟子,全都是一脸的惊奇加疑惑。  他怎麽来了?他还活着?  见了鬼了!  而王战,则是肩膀上扛着扫帚,甩着膀子,不慌不忙的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  「王战!!!」  看到王战,徐峰先是怕了一下,随即又想到了自己现在还火辣辣疼痛不已的脑袋,一时之间也是愤怒难抑,直接怒气沖沖的伸手指了一下王战。  可他喉咙里的怒骂之声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见一旁的王战眉毛一挑,直接向着徐峰走了过来。  「王战,你想要干什麽???」  旁边的徐管事眉头一皱,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了心头。  「你站住!」  只见他大喝一声,命令王战马上站住。  不过王战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朝着徐峰走去。  「王战,你站住!」  看到王战没有把自己的怒喝当回事儿,徐管事也是大怒,直接朝着两边嘶吼。  「来人,给我把王战拿下!」  他可是清楚王战与徐峰的恩怨,也知道这个货色是那种不要命的狠人,单单从他不顾一切撕下徐峰耳朵就可以看出,这人打起来根本不知道轻重,属于那种要麽不动手,要动手就弄死你的类型。  要是不拦着点,天知道会发生什麽事。  听到徐管事这样说,另一边也是跑出来了四个杂役弟子,朝着王战就拦了过去。  王战扫了一眼,齐活,全都是昨天围殴自己的人!  对于这些人,王战自然不会客气!  只见其眼神一冷,在这些人沖过来的当口,五指狠命的一握扫帚,扫帚桿一个横扫千军就朝着那四个杂役弟子而去。  「砰」的一声闷响,扫帚桿打在了其中一个杂役弟子的脑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让木桿断裂,那名弟子也是从刺斜里飞出,重重与其他弟子撞在了,像是破旧的沙袋一般,在地上滚了几滚。  最先被扫帚桿打中脑袋的杂役弟子,转眼间就没了呼吸,脑袋处明显的凹进去了一块,圆滚滚的木桿印子清晰可见。  「嘶……」  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那具尸体直感觉浑身发冷。  狠!太狠了!  竟然直接就杀了!  目无法纪、令人发指!  众人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王战了。  疯子……疯子,绝对的疯子!  「王战,你敢杀人!!!」  另一边的徐管事也是楞了一楞,随即反应了过来。  杀了!他真的杀了!  就这麽随手杀了!  他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