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男乱女之内裤情缘[猎美人生] 1-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男乱女之内裤情缘[猎美人生] 1-4
 第一章、王大  早上八点,我散漫的游蕩过公司前台,沖着漂亮的前台小姐挤挤眼睛。小妞立刻奉上甜美的微笑「王哥早!」我满意的朝她挥挥手,带着一种大老闆的派头昂首走了过去。  别误会,我可不是这家广告公司的老闆。这可是一间员工三千人以上的大公司,在业界也是排名靠前的,在下一介屌丝,哪能有那个风光。  本人名叫王有道,现任职上品广告公司的工程部经理一职。对了,你问广告公司咋会有工程部?嘿嘿,这个工程部的职能就是管理公司大厦的各种办公设备的维修和保养,诸如门窗啦,桌椅啦,灯光网络水电供暖无所不管,具体来说就是一打杂的,连上我这个经理,全部门总共就七八条枪,每天混吃等死的捱日子。  要说我是怎麽混到这个「肥差」上来的,那就说来话长了。不过我在公司资格非常老,也算是当年跟大老闆打天下的元老,两千年公司配股的时候分到了百分之一点五的优先配额。当时发动亲戚朋友一起凑钱买下,所以现在也算是公司股东之一,虽然没法参加董事会,但等閑也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  正是这上进无路,后退无忧的小日子。也就让我每天上班都懒洋洋的打不起精神,迟到早退更是常事,现任总经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我不要老在他面前乱晃就行。我自己没事也喜欢满楼乱串调戏小妹妹,免得呆坐在办公室裏,看着手下的那几个悲催的鸟人发愣。  我慢吞吞的走进电梯,伸手按了十二层的按钮,电梯门缓缓关上,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外面急促的响起来「请等一下!……」我下意识的按住了开门键,即将关上的铁门再次徐徐打开,露出后面一张宜喜宜嗔的笑脸来。  这是一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的漂亮姑娘,嗯,也许说漂亮有点谦虚了,总之就是那种让你看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的类型,属于地球最稀缺资源排行榜排名靠前的範畴。她上身穿着靛蓝色的日式西装小外套,前面的钮子没系,裏面的白色的大翻领白衬衫把高耸的胸脯裹得紧紧的,第二和第三颗钮子已经被蹦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开线脱落,暴露出裏面隐藏的大白兔来。三指宽的小牛皮带把纤腰勒的盈盈一握,曲线玲珑的髋部和异常修长的美腿,把她整个人都衬托的如出水莲花般亭亭玉立。  美人缎子般的长发在后脑松松的挽了个髻,粉红镜框的小眼镜遮盖了半个水晶珠似的美眸。也许是因爲跑了几步,光洁的额头上带着微微的汗迹,水果般的樱唇细细的喘息着。  「是小梁啊!你可又迟到了啊……」我色授魂与的咽了口吐沫,半尴不尬的没话找话,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她胸口上乱飘,靠!这妮子那裏好像又大了啊!这还让不让公司裏的老爷们儿们好好活啦!  她被我看的小脸微微发红,眼光发虚的躲着我「没有呢……王哥你不是也刚来麽!」  「我迟到没事,你迟到可就要扣奖金喽!不过也没啥事,让大李那小子给你报销好了!」我无聊的打着哈哈,拿她男朋友开玩笑,试图掩盖自己那上下乱瞄的猥琐眼神。  小妞闻言怔了一下,用贝齿咬了下下唇,别开脸小声道「别提他了,他才没那份心呢!」我看着她眼光一点点发散开来,似乎在思考什麽爲难的问题。  就在我还想再聊两句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已经到了九层。小丫头好像躲瘟疫似的,没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急急忙忙的跳了出去,嘴裏喊了声「王哥再见!」便一路小跑的跑开了。  靠!难道我是妖怪吗?又不会吃了你,跑什麽跑啊!郁闷地听着逐渐远去的高跟鞋声音,我恋恋不舍的探出头去,对着美人远去的背影惋惜的歎了口气。远远望着她那款摆有緻的浑圆翘臀,居然把普通的西装裤撑的诱惑到极緻,奶奶的李晓东!你小子还真是开发有功呢!  这丫头名叫梁苏,是今年九月刚分来的大学生,市场部的新鲜人一枚。也是公司八卦新闻裏的风云人物。记得她刚到公司的时候,可是引起了好一阵骚动的。虽然广告公司人员结构普遍年轻,像我这样三十好几的老帮菜不多,加上女员工比例很高,漂亮妹子本算不上啥稀奇物件。可身材脸蛋双极品,漂亮到她这地步的,公司裏还真是蝎子粑粑独一份。  她刚上班的时候,不说那些憋得满脸青春痘的青涩小年轻,就算是我这样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老油条,那心也是七上八下的乱扑腾了好久。等到打听出她和大学裏的男朋友已经分手的消息,那些还没着落的,甚至已经有了下家的半大小子们立刻全都蠢蠢欲动起来,据说当时她桌子上的花多的根本没处摆。  至于我们这些已经结婚的死会人士,就只能一边强作欢顔地嘲笑那些毛头小子,一边躲在角落裏悔恨的咬自己舌头。不过这丫头好像有点不开窍,基本上无视了那些火热冒泡的雄性畜生。等到最后,她居然自己挑了一个最老实不过的李晓东处上对象了。  记的他俩挑明关系的时候,那玻璃心眼镜片可是碎了满满一地。实话实说那李晓东确实有点配不上她,长得一般不说,性子也内向,家裏据说是开小超市的,可也不是什麽大富大贵的家世。按别人嚼舌头的话说,绝对是标準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我对这一对倒是无可无不可,毕竟我做策划部副理的时候,李晓东刚进公司,他还在我手下干了两年策划,算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不管啥时见面都要喊我声师傅,算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小子抱得美人归,我肯定不能歪嘴。  不过从心底裏讲,我还真是点嫉妒他的,他妈的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这小子老实头一个,居然能泡上这麽一个漂亮到逆天的女朋友,确实让人有点无语。  要说我这个人,除了思想上有点腐朽外,平时还真没啥大毛病,烟酒都不重,也喜欢一帮朋友一块吃饭咧咧,有点那个朋友遍天下的意思。不过就是有一点不好,对自己下半身管理的比较放松,喜欢沾惹些花花草草的。现在的老婆秦丽就非常反感我这点,打打闹闹了两年,见实在没啥起色,基本上就和我分居了,还好我们没孩子。大家倒落的个自由自在,现在的我,事实上就是个超龄的单身王老五。  说真话,刚开始见到梁苏,我还真是有点心动了。这小娘皮确实太招人爱了。反正我的婚姻也就差最后一道手续就会完结,要是使使劲把她泡了,下半辈子可就性福喽。你还别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下这张老脸就是长的年轻,加上远超现在小青年的社会阅曆,没事装装深沈,还是很能吸引小姑娘的,背地裏和我暗通款曲的小丫头,可不是一个两个。公司老人堆裏人送外号「王大炮」  可惜我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被小李子拔了头筹,要说不嫉妒不郁闷那是说瞎话。不过我掩藏的比较好,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在他被嫉妒的同事孤立的时候,我还帮着说了几句公道话,搞的这小子非要请我吃饭,你妈吃饭就吃饭呗,他还非得把女朋友带上,这不整个气我麽!  过了一阵子,这小子还特意找机会神秘兮兮的和我说,他已经把梁苏「拿下」了,还说準备尽快结婚……靠!老子看着他那张幸福洋溢的脸,就你妈想要揍人!  梁苏这丫头比他男朋友聪明多了,也许是女人天生的敏感吧,几次接触下来,就感觉我对她有点想法,从那以后就有点躲着我走的意思。还有几次借着开玩笑的机会,半阴不阳的说了些「朋友妻不可戏!」之类的小话。把我噎了个半死!  唉!满脑子裏全是这小妖精的影子,我无精打采的下了电梯,低着头沿走廊直奔自己的办公室。迎面一阵香风飘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个柔软的身体已经撞进怀裏来。  「呀!」对面的女子被撞的身子一歪,手裏的稿纸洒了一地。  「你干嘛呀!大清早的,赶着出殡啊……」女人尖着嗓子骂了一句,凤眼一立,兇巴巴的就要连续开炮。我看事不好,赶紧一叠声的告饶「姑奶奶!小姑奶奶!你行行好,可别张嘴就骂人啊!大庭广衆的,你得注意点形象……」  女人这才看清是我,不由得把说话声音压低了一点「屁的形象啊!老娘的形象就是毁在你这王八蛋手裏的!」她狠狠横了我一眼,弯下腰去拣地上的纸。  我一边陪她一起蹲下来整理散乱的稿纸,一边出言反驳「得了吧孙大小姐!你是你我是我,俺老王可是从来都规规矩矩,没整过啥幺蛾子害你哦!」  听了我这话,她猛地停下手,一点点地擡起头来,用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饱含幽怨的望着我道「你还敢说没害过我?!你这家伙就不是好人!现在想跟我撇清楚了,当初早干嘛去了……」说着说着自己眼圈倒红了。  我一看事情要往自己最不愿意的方向发展,赶忙叉开这个话题「别介!别介啊甯甯,最近哥不是忙吗……」可话还没说完,已经被她在腋下狠狠的扭了一把「哎呦!」  看着我在那愁眉苦脸的猛揉肚子,孙甯甯忍不住噗哧一笑「活该!就你这花言巧语骗女孩子的德行,早晚得遭报应!还忙呢,你那冷槽衙门有啥忙的啊!不是忙着和曹阳那小骚蹄子一起滚床单吧!」  我被她抢白到了点子上,脸上讪讪的有点挂不住,幸好脸皮够厚,知道在这个时候只能咬牙挺住,不管对方证据多麽充分,就是不能松口,否则事后拉账单可有的受了「哪有!我都四五天没见她了」我嘴裏胡乱扯着谎。  「可你都一个多月没找我了!」少妇怨气沖天的摇着我的手,手指上的戒指铬的我手心生疼。  「还不是上次被你老公抓奸给闹的!」我看看四周没人,把声音压的只有我们俩个人能听到「妈的正爽呢,被他在楼下一嗓子差点吓萎了!」  孙甯甯咬着牙呲呲笑起来,脸红红的强忍着不敢放声「那你就至于再不敢找我了麽?他又没抓住什麽真凭实据……」  我扶着她站起来,一只手环过她的小腰,在她圆大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嗯,又软又弹手感不错。伸头在她耳边小声嘀咕「我可不想再跳一次二楼了,何况小弟弟又没爽出来……!」  「死鬼!」孙甯甯扬手拍了我一下,连耳根子都红透了,满是娇怒的白了我一眼「那又不怨我,谁知道你半个多小时还没完事啊!」  「男人持久是女人的幸福啊!你居然还不满意?我没爽,你可是爽歪歪了……」我淫笑着盯着她的眼睛。  她扇子似的假睫毛忽闪着,眼睛媚的能滴出水来,想来是回忆起了当时的旖旎情景。一只小手捏着我的西装领子轻轻把玩着,用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的声音道「我十一点有个会!」  我嘴一咧,看来今天又要辛苦自己的小兄弟了,算了!没办法呀,男人有时就是这麽命苦。  走廊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急忙松开她的腰,故作冷静的从她身边檫身而过,眼睛假装看着正前方,嘴裏小声说「半个小时后,在这层楼的女卫生间等我!」  「嗯!」她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看也不看我,扭着小腰朝电梯方向走了过去。  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她短裙包裹下心形的大屁股,欣赏它大幅度的左右摆动。靠!还真是够丰满的啊!我收起心思,摇头苦笑着向办公室方向走去。  这个孙甯甯,是公司齐副总的秘书,也算是上品的老员工了,人还没到三十岁,长得很甜,特别是一副少妇的丰腴身材特别吸引眼球。她和老公常年关系很僵,大抵算是一名深闺怨妇,三个月前被我找準机会乘虚而入,顺利的上了床。不过这女人还算光棍,一直没有什麽特别的要求,就是有时候欲望强烈了一点。加上她那个操蛋老公确实混蛋,搞的我也挺同情她的,算是我现在比较常来往的女伴了。大家在一起玩玩,纯粹是性的交流,没有什麽额外的道德压力,彼此都很舒服。  至于她说的那个曹阳,是隔壁大厦的总务一枝花,在被梁苏狠狠打击之后,算是我新的救命稻草。最近一个多月一直比较馋这个女人,也通过业务联系认识了。不过她老公是个南方人,很着紧自己老婆,每天都车接车送,也不喜欢她出来应酬,我一直也没什麽机会下手,真是颇爲遗憾的一件事。  心裏合计着一会和孙甯甯的偷情计划,我慢悠悠的踱进了挂着工程部牌子的办公室,裏面八张办工桌后面只有五张坐了人,不过没人对我的迟到表示惊讶,大家都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有负责水电的于二宝擡头沖我憨笑了一下「王哥来啦!」。我也沖他点点头。  走进自己带着玻璃的小隔间,把自己扔在皮椅上,打开计算机先上网,OUTLOOK上几十封未读邮件一个个点开看看,很好,没有什麽领导布置工作,这就意味着今天也不会有什麽大的麻烦。  剩下最后一封邮件了,发件人居然是李晓东,这孙子搞什麽鬼,以前有事他可都是直接杀到办公室来的,今天怎麽玩起电邮来了。顺手点开一看,裏面就孤零零的一行字「师傅!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好麽?」  第二章、公主的神秘情人  今天晚上?我盘算着自己的时间,应该没啥大事。于是敲打键盘,回了句「可以!下班叫我。」  处理完鸡毛蒜皮的所谓工作,我急火火的开始準备起来,先把手机打成静音,再和于二宝交待一句「我去楼裏看看灯光情况啊。」于二宝忙不叠的点头,反正我上班就不见人影已经成了惯例,也没人会起什麽疑心。  踱着四方步出了办公室,走廊裏静悄悄的,瞄瞄四下无人,闪身进了办公室边上的储物间。从裏面拿了个故障暂停使用的牌子,捏在手上直奔十二楼的女卫生间而去。  装着若无其事的来到厕所门口,假装站在男女卫生间之间的小隔间裏抽烟,借着烟气咳嗽了两声。女卫生间门裏传出孙甯甯的声音「裏面没人!」  急忙把正在维修的牌子挂在女厕门上,最后还前后张望了一眼,确认没人看见,这才做贼似的偷偷溜进了女厕所。  刚一进门,一个香喷喷的肉体就扑了个满怀,女人一边用她胸前饱满的肉弹磨蹭我的胸膛,一边把嘴巴凑过来亲我,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着「你这杀千刀的混蛋怎麽才来?!」  我顺势一把搂住孙甯甯,双手张开在她挺翘的屁股蛋上使劲抓着,好笑的看着她因欲望而潮红的俏脸「小骚货,你就这麽饑渴麽?!」  她更用力的用身子摩擦我,一只颤抖的手开始解我的腰带,嘴裏断断续续的道「对!我就是这麽饑渴……现在就要……现在!!」  我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推开一点距离,故意的皱眉看着她微微喘息的嘴唇「凭什麽你要我就给啊?我又不是你老公……!」  她气得眉毛倒立,咬着牙掰开我的手再次扑上来「你不是我老公……你他妈是最无耻的大混蛋!骗了人家的身子就想跑麽?……」少妇张嘴就想咬我耳朵。  我偏头躲开她的小白牙,嘴巴凑上去压住她的嘴唇,愤怒的撕咬演变成激烈的啃吻。她张开嘴伸出舌头让我含住,两个人舌头互相纠缠在一起,彼此交换着津液,发出淫秽的「啧啧!」声。  抱着孙甯甯丰腴的肉体,我头脑裏却突然冒出一个离题万裏的念头,梁苏那小妞和李晓东接吻时也是这麽激烈的吗?她们上床的时候呢?用什麽姿势?她会怎麽叫床呢?  嫉妒的毒火莫名其妙的熊熊燃烧起来,瞬间又转化爲万丈的欲火,我猛的将手探下去,把孙甯甯的衬衫下摆从裙子裏拉出来,胡乱的扯到两颗大白奶上方,漏出肉色的蕾丝半杯胸罩来,深深的乳沟闪着汗津津的光泽。  「慢点!别把钮子扯坏了……」孙甯甯离开我的嘴巴,嗔怪的去拉我肆虐的怪手。那知我已经熟练的解开了她乳罩上的钮子,俯下身含住她一只软绵绵的大乳房吮吸。「哦!~」她后面的言语被胸口传来的刺激堵在了嗓子裏,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妈的!李晓东那个畜生肯定也是这麽玩弄梁苏小美女那对极品巨乳的吧!同时还会肆意恶毒的嘲笑我们这些失意的可怜虫……我一边轮流揉捏啃咬眼前的大肉弹,一边不无恶意的想象着梁苏玉体横陈,在男人身下婉转娇啼的摸样。心髒象被小虫子蛀噬,下体的肉棒坚硬的昂起头来。  「嗯!……轻点……混蛋……你轻点」孙甯甯半仰着头,向后半坐在洗手台上,眯着眼睛享受我的服务,嘴裏对我的大力拨弄表示不满,可两粒充血凸起的小奶头坚硬如铁,对我传递着完全相反的情绪。  我急切的把她的裙子撩高,胡乱的堆在腰上,再用力拉下黑色的丁字内裤,露出裏面早就水淋淋的私处来。她也配合的擡起屁股,方便我把内裤拉到膝盖处。  我用手在她耻毛杂乱的肉穴上摸了几把,自己解开腰带,把裤子半褪,让狰狞的阳具暴露在空气中。孙甯甯满脸迷醉的看着这让女人欢娱的欲望源泉「你好大,好强壮……!」  我心裏略有一丝得意,经曆过的女人确实还没有对我这方面不满意过。这是男人最原始的自信来源。我拍拍她丰满的大腿「转过去,趴在洗手台上!」我命令她。  「又这样!」孙甯甯恼怒的皱着眉撒娇「我想抱着你……!」  「少废话!快点趴过去……」我搬着她的腰强迫她转身「我喜欢捏着你的大屁股干你!」孙甯甯的屁股又圆白又肥大,是我对她身材最满意的地方,另外,我让她转过脸去,还有我自己不能明言的特殊考虑。  孙甯甯看我非常坚持,虽然不情愿,也只能乖乖的转过身去,支着手肘趴在洗手台上,把肥臀高高的翘起来。我站在后面,欣赏着她披肩长发下白皙的裸背,蛮腰到臀部之间夸张的性感曲线,以及两片大屁股之间闪着水光的小肉洞。  我两手张开,画着圈抚摩孙甯甯的臀肉,耳朵裏听着她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心裏不知怎麽却全是梁苏那个小妖精的影子,要是她也脱光衣服,这麽跪在我面前央求我干她……  老天,不能再想下去了。我把快要爆炸的肉棒顶到孙甯甯早已泛滥的穴口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挺腰就刺了进去。  「啊!」孙甯甯惊喘了一声,不自觉的夹紧了屁股。她的阴道算不上非常窄紧,但非常的滑腻温热,阴道壁的肌肉有节奏的蠕动着,也带给我的小弟弟相当极品的享受。由于她之前已经完全湿润了,我方一插入,就开始卖力的挺动起来。  两个人的肉体前后运动着,肚子和屁股的肌肤撞击,发出连续的「啪啪!」声。孙甯甯久旱逢春,很快就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头搭在洗手台上,嘴裏发出迷乱的吟哦「啊……好大……太深了……我不行了……要死了!」  我头脑裏把眼前的女体想象成梁苏那年轻完美的娇躯,幻想着自己在她纯洁的阴道裏奋力驰骋的样子,性感的指数直线升高「小婊子!……夹紧你的小穴……说……哥哥好不好啊……」  孙甯甯以爲我在说她,配合的响应着「哥哥好……啊……哥哥最好了……!」  我也被她弄的恍惚了,脱口问「比你男朋友强不?!」  孙甯甯楞了一下,随即释然的继续扭动起屁股「比我老公强……啊……用力……哥比我老公强百倍!」她大概以爲我只是口误而已。  女人的回答瞬间惊醒的了我,身子下面的女人根本不是梁苏啊!一种虚脱般的失落感袭来,下身不由的放缓了频率。  女人感到我的节奏变化,诧异的回过头想问什麽,那知话没出口,女厕的门锁突然发出哗啦啦一阵乱响。吓的我们两个僵在那裏,呆呆的互相望着。  一个女人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这维修的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修就修呗,你锁什麽门啊!」  另一个女人也发声附和「就是!偏偏十三楼来了这麽多开会的,队都排到楼梯口了……」  「这不是成心憋死人麽!」第一个妇人大声抱怨着,再次用力摇晃着门锁。  「算了!我们去下一层吧……」她的同伴拉着她一起走开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我和孙甯甯相视着松了一口气。我无比庆幸我进来时反锁了门,要不我们俩可就要名扬天下了。  孙甯甯惊魂蒲定,把嘴凑到我脸上,娇媚的小声央求「哥……咱们继续!」  「嗯!」我回想着刚才的紧张,竟然也觉得有点在危险边缘游走的刺激感,小弟弟再次精神起来,扶着孙甯甯的腰开始继续抽送起来。  经过刚才的虚惊一场,我也抛开了杂七杂八的性幻想,毕竟现在和我作爱的是这个女人,我也不能太没没良心了。  随着我全力的开始沖刺,孙甯甯的欲火渐渐暴棚,爲了防止自己叫的太大声,她甚至咬住了自己的袖子。  我们两人酣畅淋漓的性交,不断变换着体位和姿势,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狂野。我小心控制着自己的反应,不想输给这个久旷的蕩妇。男人要想在性上征服女人,主要还是靠技巧。  终于孙甯甯耗尽了体力,阴道剧烈的痉挛抽搐,先后两次爬上了性爱的颠峰,再也没有力气抵抗我的持续沖击。只好哆哆嗦嗦的哀求「哥……求求你射吧……我真的不行了……饶了我吧……小穴要坏掉了!」  我此时也到了高潮的边缘,自然答应了她的哀求,从她水漫金山的阴道裏拔出肉棒,按着她跪下来,用手在她面前急速的掳动阳具,嘴裏嘶吼着「婊子!把舌头伸出来……」  孙甯甯驯服的张开嘴,把柔软的舌头伸出来,甚至还淫蕩的用舌尖去舔我龟头的下缘,眼睛也用一种崇拜的目光望着我涨红的脸。  被她淫贱的姿态所刺激,我再也把守不住精关,闷哼了一声,龟头猛的涨大,马眼放松,屁股连连收缩,把大股大股白浊的精液喷射到她的脸上、舌头上、嘴裏和胸口上。  孙甯甯熟练的用手握住我的肉棒根部挤压,试图把我最后一滴精液也榨出阴茎,随即张开沾满精液的嘴巴,仔细的替我清理起肉棒来。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看着女人卖力的用嘴吮吸我的阴茎,脑袋裏却突然闪过一个惊人的坚定信念。什麽狗屁道德啊!什麽狗屁顾忌!老子豁出去了,你妈就算玩上命,也一定要把梁苏那个小贱人彻底征服,让她把别的男人全抛到脑后,只能乖乖跪在地上给老子舔鸡巴。我混乱的思绪分不清这到底是占有欲还是爱情,反正她就得是我一个人的!  十五分锺后,我衣冠楚楚的溜出女厕所,摘下维修的牌子,若无其事的往办公室方向走去。三分锺后,孙甯甯也出了女厕,向相反的方向一路小跑,除了脸上尚未消退的潮红,整洁的外表没有任何破绽。  我两腿飘飘的回到办公室,也不管别人的眼光,一屁股座在自己的椅子上,把双腿惬意的摆上办公桌,手枕在脑后想我的心思。  今晚上李晓东要请我吃饭,我的心情还是很複杂的,他虽然算不上我的铁哥们,毕竟也是朋友了一场。虽然我下定决心要的征服他心爱的未婚妻,但伤害他确实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这听起来很矛盾,可雄性动物就是这麽龌龊。爲了美丽的异性可以不择手段。  不过看今天早上梁苏在电梯裏的表现,似乎他们之间産生了一些问题,结合李晓东突然请我吃饭的举动,我不禁暗自思考,一向和睦的俩人之间难道发生了什麽沖突麽?这可正是我的大好机会,可以先借机离间两人的关系,最好让他们能够和平分手,我再乘虚而入,彻底占有小美人。虽然这是我的理想情况,但考虑到李晓东对梁苏的一往情深,又觉得他不会那麽轻易的放手……  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整天,中间在食堂勉强对付了一顿午饭,一下午也都浑浑噩噩的无所事事,直到墙上的挂锺指向了下午五点。办公室裏的员工先后告辞下班,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坐在那裏。  五点十分左右,李晓东表情压抑的进了我的办公室「王哥,没等急吧!」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他的身后,没看见梁苏跟来,这小子之前请我吃饭可都是带着女朋友的。说实话我也理解他那炫耀的小心思,本来平凡到无味的一个人,突然有了那麽靓丽的未婚妻,肯定想着在朋友圈裏四处显摆显摆。不过理解归理解,老子每次还是在肚子裏把臭小子骂了个底朝天。今天这是怎麽了?难道……我心裏不由又多生出一丝希望来。  「小梁呢?」我故意问。  他迟疑了一下,小声说「她……有点事,今天就没来。」  看到他躲闪的眼神,我头脑裏有个念头冒了出来,难道今天他找我,是讨论关于梁苏的问题?要知道,我在公司裏一直可是以他俩谈恋爱的支持者形象出现的。  他不想我再问梁苏的事情,拉起我一起走出公司大厦,一路上这小子显的有点沈默寡言,这种精神状态,在他开始和小美女处对象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我把自己的日産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开门让他上车,发动发动机,直奔两个街区之外的一家烧烤店,这裏是我们聚餐的固定据点,味道不错价格小贵。不过老闆一般都会给熟客优惠一些。  在店裏找了个位置坐下,他在我对面低着头不说话,把手放在桌面上,手指紧张的绞在一起,半晌才喊了一声「王哥……!」  我慢悠悠的开了包烟,抽出两根,一根递给他,一根自己点上,狠狠吸了一口又吐出来「说吧,到底啥事?」  他接过烟没有叼在嘴上,只是在手指上来回把玩。沈吟了半晌,终于鼓足勇气开口「王哥!你得帮帮我!苏苏她……她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什麽?!」我猛的张大嘴站起身来,嘴裏的烟掉到手上,烫的我浑身一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