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萨拉托加的夜袭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萨拉托加的夜袭
我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太太的小腹上,想听得真切一些但又怕压到她。  「他好像在动?」  也许只是错觉,但我觉得我真的听到了来自太太肚皮下小生命的律动。  「说不定是在叫你爸爸呢。」太太笑吟吟地抚摸着小腹,脸上浮现出耀眼的母性光辉。  「是吗?」我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捕捉到更多的声音,「我怎幺感觉他好像在踢我?」  「说不定是嫌你这个爸爸吵到他了呢?」  太太笑着回答我。  「哪有,为了他我可是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和太太亲热了呢。」  我起身坐回太太身边。  「嗯……可是提督你的手能不能停一下呢?」  我的手此刻正在太太的胸部来回游走,从峰峦到峰尖,来回往複。  「太太你的胸部是不是又变大了?」  我凑到太太耳边,含住了太太的耳垂。太太的耳垂略微冰凉,就像是含住了一块玉。  「啊……别这样……」  太太歪倒在我的身上,无力的身子轻轻挣扎着。  太太真是可爱。  我从背后抱住太太,双手绕到太太胸前,食指和中指夹住太太的乳头,轻轻揉捏。  「提督,现在不行啦……嗯……」  「不知道会不会有奶水被挤出来呢?」  我稍微加大了力度,指尖深深地陷入太太柔软的乳房。太太富有弹性的乳房在我的揉捏下不停变换着形状,粉红色的乳头也变得挺立了起来。  好想吃掉太太啊。  我分出一只手,伸到太太的胯下。  「已经有点湿了呢,太太你这不是也很想要嘛。」  太太丰腴的大腿紧紧夹住我的手,并且磨蹭地反抗着我的抚摸。与太太细腻光滑地肌肤摩擦着,我把手伸到了太太的花丛。太太的花丛温暖而且潮湿,轻轻拂过便能感觉到来自指尖的湿润,「不行,不能进去……」  太太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我的鹹猪手,双手紧紧护住已经泛滥成灾的花丛。  「其他的地方都可以,但是那里不行……」  太太的头随着她的声音低下去,滚烫的脸颊变成了可爱的粉红色。  我收回吃够福利的双手,揽住太太。  「你一定会是个好母亲的。」  「是吗?」  太太扭过头看我,脸上因为我的爱抚而飞起的红霞还没有完全褪去。  「嗯。」我整理了一下太太被汗沾到脸上的发丝,「我最喜欢你了。」  「我也是,最喜欢提督了。」  太太把头靠在我的胸口,金色发丝拨撩着我的胸口,让我胸中的爱意几乎要喷涌而出。  「早点睡吧。」  「嗯。」  我细心帮躺下的太太掖好被脚,太太发出小声的抗议,「不用这样照顾我啦,我又不是驱逐舰!」  「可是太太你比驱逐舰还要可爱嘛。」  我低头给了太太一个晚安吻。  「呀!」  太太因为我的偷袭闭上了眼睛,然后被自己的窘态羞红了脸。  「看吧,真是可爱。」  我忍不住又稍稍欺负了太太一下。  「呜……」  赌气的太太也棒极了!  「那幺,我也睡了。」我也在太太身边躺下,发现太太还在鼓着脸颊看着我,「怎幺了?」  「关灯!」  「是,是。」我探出身子关上了灯,当我躺下时,太太飞快地凑过来在我脸上啄了一口。  「提督你也很可爱。」  当我反应过来时,太太已经转过身去了。  我苦笑着摸了摸脸颊,「晚安。」  「晚安。」  大概是因为累了,太太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身旁传来的平稳呼吸声让我感觉无比安心,欲火也被爱意平息,变成了甜蜜的祥和。  就在我迷迷糊糊準备睡着的时候,被子里突然掀起了一阵冷风。  「嗯?」  我刚準备擡起脖子,一根冰凉的手指搭在了我的嘴唇上。  「嘘,不要吵到姐姐。」  「加加?这幺晚了你怎幺会在这里?」  「当然是来找你的呀,欧尼酱!」  萨拉托加磨蹭着爬到我身上,把脑袋贴在了我的胸口。  「欧尼酱?」  「提督你不是早就和姐姐结婚了吗,那我叫你欧尼酱也没什幺问题吧?」  萨拉托加的小脑袋在我的胸口不停磨蹭着,她的发丝因此散落开来,让我感到胸口一阵阵搔痒。  我转了个身让加加下来躺到我身边。  「别用那种容易让人误会的称呼。」  「提督不喜欢人家叫你欧尼酱吗?」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加加的脸,不过加加这个楚楚可怜的语气让我想起了刚见面时那个腼腆的额头妹,我的心不由地软下来,「叫是可以,但别在其他人面前这样叫我。」  「好的,欧尼酱!」  加加像抱玩偶一样把手脚缠到我身上,带着温度的少女体香随着她的动作传来。  「那幺,你来找我干什幺?」  虽然已经猜到了加加为什幺来找我,但太太就躺在我的身边,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  「呼呼,欧尼酱真是明知故问呢。」  加加翻到我的身上,将发育良好的胸部压在了我的胸口,一只手伸到下面,握住了我的肉棒。  「提督已经很久没和姐姐做过了吧,下面都已经憋的这幺难受了。」  加加微凉的小手套弄着我的肉棒,身边不断传来的少女气息与充满诱惑力的身体让我的肉棒很诚实地站了起来。  「在这里做不太好吧?你姐姐都已经睡着了。」  「只要动作轻一点不会有事的。」  虽然看不到加加的脸,但我猜现在她的脸上肯定挂着狡黠的笑容。  喜欢恶作剧这一点还真是一直都没变呢。  让我的肉棒站起后,加加擡起大腿,用腿弯夹住了我的肉棒,她穿着丝袜的大腿和小腿格外光滑细腻,摩擦了几下就让我的肉棒因为快感抖动了起来。  「姐姐说过提督是丝袜控呢,怎幺样,人家穿着丝袜的腿舒服吗?」  「嗯……」  我从鼻孔漏出满意的叹息,加加结实匀称的小腿肚与柔软细腻的大腿内侧包裹着我的下体上下摩擦,同时她还像猫儿一样爬在我的身上舔着我的乳头,她柔软的发丝散落在我的胸口,在一片发丝拨撩的搔痒间,乳头上加加的舌头灵巧而湿热的触感格外明显。  「等一下,这个实在是太刺激了,先让我缓一缓。」  加加听话地停下动作,往上爬了一点。  「要摸摸看吗,虽然大小比不上姐姐,但我对自己的胸部还是很有自信的。」  说着加加挺了挺胸,紧致挺拔的胸部随着她的动作晃动了几下,而那粉红的峰尖仿佛与重力对抗着般一直微微翘起,看起来像布丁上的樱桃一样可口。  松软并且香甜的体香笼罩住我,隔着加加柔软的乳房,我感受到了她充满少女活力的心跳。  「我的胸部还不错吧?」  加加强忍着刺激问我。  「棒极了。」  「是嘛。」  加加露出得意的笑容,诱人的身子再次扭动,移到了我的下腹。  她吐出小小的舌头,像猫咪喝水一样轻轻舔舐我的肉棒,柔软的舌头摩擦着我的龟头,一下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刺激让我的肉棒不由自主地抖动,她探索着我的肉棒,直到整个龟头上都是她晶亮的口水。  然后她张开了小口,两片柔软的唇瓣含住我的龟头,接着逐渐向下,将棒身吞入。  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喉咙的蠕动,加加的脑袋一上一下,开始为我口交。在吮吸的同时,她还有余裕用猫咪一样的舌头舔着我的蛋蛋,棒身湿热温暖,棒底却传来难忍的搔痒。  「舒服吗?」  加加在擡头的空隙向我询问。  「好舒服。」  得到我满意的答複后,加加再次低下头,两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我的棒身,小巧的嘴唇含住我的龟头,小手撸动的同时,舌头也在不停舔舐着我的马眼。  整根肉棒都传来过电般的酥麻,控住不住的抖动从棒身传到龟头。  察觉到我的状态,加加坏笑着用手扣紧我肉棒的根部。  「还不行哦,提督,现在还太早了。」  说着加加拉着我的手把我拉起,张开大腿,露出了蕾丝边的内裤。  「提督,帮我脱掉内裤吧。」  我遵命照做,将带着加加体温的温暖布片沿着她肉感的大腿脱下,但在她并拢的膝盖卡住。  我没有出声提醒,而是悄悄将手指伸进她湿热的蜜穴。  「呀……」  加加因为我的突然袭击发出一声惊呼,然后立刻用手捂住了嘴。  「太大声的话可是会吵醒你姐姐的哦。」  加加屈辱地点头回应。与此同时,我已经将她的蕾丝内裤完全脱下。  刚刚在我身上恶作剧得挺开心的嘛,现在让你也尝尝这种的滋味。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我的脸,但我不怀好意的笑声让加加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的呜咽。  「呜……」  我将舌头伸进她已经泛滥的花丛。  「嘶……哈……」  加加发出情难自禁的喘息,穿着丝袜的两条长腿缠住我的脖子,将我的头紧紧按在她湿热的花丛间,小巧的脚掌紧贴我的后脑勺,被丝袜包裹的柔软脚心与我的头发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  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加加的蜜穴已经泛滥得快要溢出,早已忍受不了的加加向我发出邀请。  「提督,请进来吧。」  我脱下内裤,坚硬如铁的肉棒对準了加加的私处。  加加的蜜穴口发出剧烈有力而令人愉快的收缩,紧紧握住我的下体,同时她挺翘的小屁股也不自觉地抖动,一路传递到我的下体。顶着轻微触电般的暖流,我的动作随着加加的喘息越来越快。  加加早已忘记捂嘴,放声呻吟。  「啊!要融化掉了……再快!再快一点!嗯……」  随着速度的加快,又麻又痒的刺激变成了占有的快感,拔出时可以明显感觉到来自里面的缠绵,以至于有种失重般的眩晕。  加加发出渴求被满足的绵长呻吟,搂住我的脖子,挺腰回应我的动作,她紧致的小腹贴过来,带过来的体温加剧了我胯下的燥热,但又让我渴求着她花丛深处的炙热。  再次插入,温热的内壁为我带来满足的慰藉,内壁的褶皱摩擦着我的下体,每一处都带来微麻的电流,为我带来强烈的沖动,想要回应其中收缩的嫩肉。  我将手指伸进加加的后门,异物的进入让她的后门本能地收紧,但收缩的肌肉却带着我的手指更加深入,我向下探寻,发现滚烫的肠壁的与湿润的蜜穴间仅隔了薄薄的的一层嫩肉,我甚至可以隔着那层肉摸到自己的下体。  双穴的刺激让加加受不了地扭动身体,但她晃动的屁股却又为两穴带来了更强的刺激,我用下体和手指搓揉两穴之间的那层嫩肉,她的阴道与菊花同时收缩蠕动,像两张小嘴一样分别吮吸我的下体和手指。  她本已十分紧致的的阴道因此更加狭窄,我向着迎面而来的快感抽插,摩擦时的温热快感就像是湍急水流中的礁石,成为了我的大脑所唯一能感知到的东西。  加加迎合着我,双腿极力夹紧我的腰,回应着我的动作,在她娇羞又满足的呻吟声中,到达极限的我终于控制不住,让液体在她的体内喷涌而出。  不同于几个月来自我发电后的空虚,我在加加的体内感到的是无所言表的圆满,我迟迟没有拔出,在她温暖的阴道中回味刚才的余韵。  「提督?加加?你们好像玩得很开心嘛。」  太太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她侧支起身子,看着还缠绵在一起的我和加加。  「太太?」  「姐姐?」  加加有些害怕地往我怀里缩了缩。  「这幺晚了还不睡觉,你明天不是还有任务吗?」  「呜……」  委屈的加加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地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我也想帮姐姐的忙啊,姐姐怀孕以来就一直没和提督做过吧,提督他也很难受不是吗。」  我原以为加加的夜袭只是恶作剧,其实还有着关心姐姐和我的考量吗。看来那个调皮的萨拉托加也有所成长了呢。  「那也不能这幺晚过来吧。」  太太也放缓了语气。  「我怕吵到姐姐嘛。」  「这不还是吵到了吗。」  「对不起……」  「还有你,提督,和加加胡闹的你也有错。」  「欸?」  「作为港区的秘书舰,我必须好好惩罚你们两个才行。」  太太说着撑起身子,大半雪白的胸脯从她散开的睡衣领口露出。  「你们两个可要準备好哦,我的惩罚可是相~当~严~厉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