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征神领域] 7-9集 作者:天照幸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征神领域] 7-9集 作者:天照幸运
本帖最后由 s175366 于 2015-12-20 20:29 编辑 【征神领域】  作者:天照幸运  出版:小说频道  第一章 ◆ 螳螂捕蝉  考虑了一会儿,我决定使用珊儿的办法,用灭雷箭把他们全都活活射死,不是说雷霆轰顶、形神俱灭吗?嘿嘿,胆敢汙辱我雷正的宝贝女人,我当然要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我缓缓举起了手,隔着墙壁指着舞厅,透过能量感应察知厅内叶月的大约所在。灭雷劲聚集到手指指尖上,令指甲发出微微的,几乎不可察觉的蓝色闪光。  也许是因为感受到我的杀气,或者下意识的避开荒天八道,舞厅外不少人遥遥的看了这边一眼后离去,还有几个穿的不是太正常的人正不住探头探脑的看着我。我想他们应该是看场之类的,是什幺我也不在乎。  可是不远处的一场对话却让我的动作停在一半,哭笑不得。  一个身穿公主装,长得非常童稚可爱的小娃子正拉着她妈妈,指着这边小声地说道:「妈妈妈妈,为什幺那边那个大哥哥浑身穿着黑色衣服,还往脸上套四角裤呢?妈妈,裤子可以穿在头上的吗?小鼎也要,小鼎也这样穿好不好?」  「嘘,乖,不要指着精神病人,我们快走,这里很危险。」孩子的妈妈扫了我一眼,低下头说了一句,就飞快的拉着小娃子离去了。一边走还一边说:「绝对不许把裤子穿在头上,记住,不然以后妈妈不买东西给小鼎了哟!」  我愣了愣,裤子穿在头上?难道我下意识拿来蒙脸的东西竟然是一条裤子?我慌忙拿下来一看,一阵强烈的刺激几乎令我晕了过去,果然是一条裤子,还是女人的黑色内裤,怪不得刚才总是闻到一阵淡淡的香味。  再心虚的看看周围那些人古怪的目光,我顿时觉得一阵难堪,心里不禁暗自咒骂家里那几个女人怎幺这幺大意,随身衣物都周围乱放。  呜,你们别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发誓,我真的不是变态。  这时,一个依稀有点熟悉的身影进入我的眼帘──阿赤。那个背影和在太行山消失的阿赤非常相似,可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却发现那是一个普通人的身影,虽然看不见面容,但我可以感觉到那个人不是阿赤。  阿赤的独特,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我应该不可能认错。也许,我只是因为太过在意孤独和本身领域的力量才会这样疑神疑鬼。  「轰!」突然天空一声雷霆巨响,顿时震的所有人都一阵心悸,也让我忘记了这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 头一看,漆黑的天空彷彿被看不见的手撕裂一样,淡淡的灰云逐渐笼罩天际,其间不时看见上下蹿跃的蛇状浅蓝闪电。  这情形,不像普通的天气变化。我心中暗自思索,希望岛受到国际法律保护,加上身后有财雄势大的希望有限公司,所以那估计不会是气象兵器。  这莫名的变化,和青龙能操控风雷的力量有点相似,难道那是自由同盟八尊之一的所为?  随着雷声和天空的变化,路上的行人都匆忙的离去,看来一场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  转过头看了看舞厅内不知为何全趴在地上的妖魔们,又转头看了看天空,我暗自思索,若是八尊亲临,少不了又是一场硬仗,不管如何,我都不能在这里引发这场战斗,免得无意间伤了珊儿她们。  待看见老婆们的动作后我心里一气,差点说不出话来。她们看见一群妖魔都跪在地上后竟然并没有急着离开,反而靠在一起努力的回气,这从她们身上开始逐渐明亮的红色和蓝色光芒就可以看得出来。  真是不知危险的黄毛丫头,如果是我,早就躲到一千八百公里远的地方去了,毕竟以前的我根本不具备和人相拼的实力,也早就学会了躲避危险的最好办法。  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去想了。我摇了摇头,把那些噁心的日子的记忆从脑子里面挥了出去,一时间老婆们倒也不会有什幺危险,而且我自信凭着领域那神妙莫测的力量,我绝对可以在千钧一髮之间救下她们,所以我在乎的是这突如其来的雷霆异变的原因。  这些妖魔浑身颤抖,显然害怕之极。  「各位不用怕,如今神界只剩下老不死一个,绝对不可能施展九天神雷,我们尽快把这两个女的抓回去,炼化了她们那神奇的能量,我们的修为一定大大提升!」叶月彷彿想起了什幺似的陡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我两个老婆大声叫道。  周围怪物一阵轰然,有不少妖怪就红着眼站了起来,摩拳擦掌的逐渐接近我的老婆,看来叶月在妖怪们中的影响力颇大。  哼,你们这群家伙,真是找死!  心神从那诡异的天气里折回,荒天灭雷劲凝聚成数百个小小的,直径大约一厘米大小的透明深蓝电球,在我的左手周围高速飞舞着,绚丽又可怕。  「轰!」  天空一阵巨响,一道闪电猛然破空闪至,最让我骇然的是那道闪电竟然朝我所处地方袭来。  怎幺回事?难道这些雷电真的是人为造作的,真的是八尊之一的杰作吗?  思考归思考,我却不太担心,毕竟我拥有天下无双、独一无二的领域,令我的自信心无限膨胀,就连大自然天威我也不再放在眼里了。至于阿赤、孤独总是神秘兮兮的说的什幺领域的代价,我根本不在意也不在乎。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应该是曾经领教过领域的代价的,但为什幺毫无印象呢?似乎有什幺东西被我遗忘了,如此的突然,是从什幺时候开始的?  我记得珊儿第一次离开我的那天,我还在担心领域的代价,什幺时候开始我是如此毫无顾忌的使用领域?叔叔说过……叔叔?对了,我是怎幺得到这个领域的?为什幺我竟然忘记呢?  突然间,我发现一件可怕的事情,记忆,彷彿受到什幺侵蚀一样在消失、在模糊,剎那间,我有种隐约的错觉,这个身体正在脱离我的控制。  直到耀眼的光亮和高温的炽热逼近,我才发现那可怕的闪电已经击中了我的身体,而身体根本来不及反应,大脑即在千分之一秒间发出发动领域的命令。  左手银光暴闪,随着下意识的行动,领域再次发动。  能量返回!  深蓝在我身上造成的炽烈酷热瞬间转换成冰凉的感觉,我彷彿抽身而出,在虚空中看着笼罩着我的雷电如退潮一般消退,其实那是非常快速的一个过程,但又好像缓慢无比,慢的我能清楚明白的看见每一道细微电流的流窜。  正当我沈迷于那迷人的光景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把冰冷熟悉的声音:「愚蠢的家伙,真的完全沾染了陋习,毫无顾忌的使用领域的力量,看来你是决心要步上孤独的后路了。」  阿赤!  我一惊,浑然不觉阿赤是什幺时候到我身后的,神出鬼没,强大而神秘,我对他有着浓浓的戒备感。  我正要发话,双肩陡然一麻,两道细微的热流分别从麻痺处钻进体内,所经之处无不引起一阵难忍的酸麻,包括思想也似乎被控制,完全无法想其他事情,只是觉得非常的难受。只不过一剎那,我就浑身发软,身子往后倒下去。  一双坚强而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抓住了我,接着,耳边风声响起,眼前的景象因为快速移动化成了单纯的黑边线条,淩厉的风压刺割得我脸面生疼,呼吸困难,整个人要说多辛苦就多辛苦。  此刻离开的我并没有看见那道飞回去的雷电迎上了另外一道更明亮粗大的闪电,然后两者融合,再度折回,气势慑人的击中了群妖云集的酒吧!  顿时,整个酒吧爆发出灿烂的光芒,还有劈里啪啦的巨大响声,然后是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哭喊声,咒骂声。  被这样一道巨雷劈中后,酒吧竟安然无恙,只是露在外面的部分都变成了漆黑一片,而酒吧之内的境况才是问题所在。  整个酒吧只剩下两个人站在那里,我的老婆们!  妖怪们在刚才那雷电的接触中全都被化成焦炭,然后又被粉碎,点滴不存,若非满地的玻璃碎片和残缺的桌椅,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刚才这里经过那幺一场超乎想像之外的大战。  「丽美姐,我们没事了吗?」珊儿脸色苍白的吞了一口口水,迷人的大眼里含着无法掩饰的恐惧,刚才那雷霆天威实在让人记忆犹深,无法忘怀。  丽美听到珊儿的话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实在太奇怪了,刚才巨雷打下来的时候,群妖正好扑上来,无数雷电透过天花板直射而下,在酒吧内穿插横行,肆意的肆虐着,凡被雷电所击的妖怪无不转眼间化作尘埃,那是多幺可怕的力量。  多幺可怕,那是就算她拥有「钢铁处女」也铁定无法抵挡的威力。  差点,她就以为她们会和那群妖怪一样从此消失人间,没想到那些电流却只在她们四周盘旋,并没有侵入她们方圆五米之内,反而凝结成一个圆柱体把她们包围在里面,实在是太奇怪,不,太神奇了。  看见丽美还是没有回答,珊儿摇了摇丽美的手,低声道:「丽美姐,你说,刚才那奇怪的现象会不会是因为阿正的领域?」  「领域?」丽美脑内灵光一闪,对呀!刚才那神奇的一幕就只有用那色鬼的领域才能解释,那无所不能的领域,可是那色鬼怎幺会在这里?照道理来说,明天就要举行比赛的他因为忙于练习,加上这个时间,他不应该察觉家里少了两个人的。  这时,远处响起了警鸣声,显然因为刚才的雷电现象引起了政府的关注。  珊儿慌忙拉着还在沈思的丽美往外跑,边跑边说:「快走,市卫局的人快来了,不能让他们发现了。」  两人本身功底就不弱,特别是体内有了天下第一奇武──荒天八道的基础下更是如虎添翼,化作两道漆黑闪电冲出了酒吧!  看着酒吧外地上的一块布状物体,珊儿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两人离去后不久,地面的一堆碎玻璃陡然颤抖起来,接着一团血红色的雾气缓缓升起,逐渐形成一个人形物体。  叶月!  这个侥倖逃过死劫的妖怪,竟然是设计埋伏我的老婆们的吸血女伯爵叶月。  在刚才那剧烈的惊变中,叶月凭着高人一筹的妖力和吸血族妖怪的超强生命力,藉着敏捷的反应,在那旁人无法反应的瞬间化身酒瓶上的细菌,硬是躲过了那赫赫天威,这胆识、见地不得不让人讚歎。  「可恶的女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必定倾全族之力灭绝尔等!」  叶月双手五指互相一划,在十只灰色的手指上各划出一道长长的伤痕,暗红色的血液迅速的染红了她的十指。接着,她把十指按到脸上,划出了一个恐怖诡异的鲜红骸骨,眼皮也涂成了鲜艳的红色。  最后,叶月带着一股怨恨的旋风消失在酒吧之中。  再过了大约几秒的时间,一个高大的白袍身影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彷彿本来就在酒吧中一样的突然出现,他低下头察看了一下地面,接着便朝先前丽美她们所站位置走去,弯下腰,伸出白玉般的双手轻轻的绕着地面旋转着。  过了一会儿,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双指陡然用力一按地面,九根白色透明,长约十五公分的钢针以他所按处为中心,从四周地面徐徐的飘了起来,刚好是一个隐约的圆形。  「以气化针,如此历久不衰,这个帮助她们的人的功力不简单,是雷系领域的拥有者吗?不过也不对,刚才那强烈的雷电应该只有主上的领域才能发出,奇怪,这些气针,真奇怪……」  白衣人疑惑的自言自语着,随着酒吧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陡然伸手一抄,想把九根气针收在手里,没想到那些气针却在碰触他的一剎那无声无息的粉碎飘散,化作天地的一点。  白衣人的眼里飘过一丝惊讶,这个隐藏在暗中的高手似乎比想像中更可怕,看来他有必要提醒他们要小心行事了,不管如何,主上的计划都是不能被破坏的。  终于,酒吧门打开了,而冲进酒吧的数十个市卫队队员们只看见破烂的装饰,和一些叶月遗留下的鲜血。  当市卫队员们努力的封锁现场,召来专家鑒证的同时,万里云层之上,一个潜藏在灰色云雾中的身影发出了淡淡的笑声。  「可喜可贺,数年不见,你的化针劲又见进步,竟然连他都被你耍了一把。」  说话的声音虚无缥缈,非男非女非老非幼,显然并不是由那个身影发出,但是又偏偏就在他身边响起,说不出的奇异。  「因为他并不可能永远在我之上,岁月的假面不能永远无敌,被我超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云雾中的身影声音低沈沙哑,带着冷冰冰的机械感,给予人一种非常无情的感觉。  「岁月的假面吗?能把一个普通的体系领域运用到这幺出神入化的阶段,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化针劲加上雷的执法者,威力只会在岁月的假面之上。」冰冷的声音顿了顿,语气中流露出阵阵疑惑的问道:「既然我们和他的目标都是相同的,为什幺要我救那两个孩子?」  「嘿嘿,因为我要的不是怨恨上天的孤独,而是怨恨人类的新的孤独。让他的女人死在自由同盟的手上,那对我没益处。他们只在乎能否打击雷正而令他失控,却不知道这才是最可怕的开始。失控的永恆在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无人能压制,尤其是失去一切后的拥有。」那缥缈的声音说到最后,也混合了一点疲累。  「哼!」  「何况,你也不想那两个孩子有什幺吧?不是吗?」  「笑话,我怎幺可能在乎她们,棋子在棋手的眼中就是工具,达成胜利目的的工具而已!」冰冷的声音音调略微提高。  可惜,这一次,那缥缈的声音没有回答他,整个天空静静的,只剩下他沈重的呼吸声。  当然,这一切我当时都并不知道,是很多年后透过另外一个领域者朋友的能力才看到这一切的,不过,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后的故事了。  当时,我在阿赤施了妖法的情况下被挟持,毫无反抗能力的被突然带走。别提那时我心中有多愤怒和担心我那两个漂亮老婆了。  可恶,你这阿赤,本以为你还算个什幺的,竟敢暗算我。本少爷迟早要让你知道厉害,混蛋,还不快给我停下来,你这个大混蛋!  在连开口说话的力气也缺乏的同时,我也只有在心中不断咒骂,也没在乎阿赤会不会知道。  但阿赤却好像知道了,高速移动的身形陡然一顿,硬生生的停在那里,这种极速到极静之间的转变让我差点呕了出来,下体一阵强烈无比的空虚感,就像小时候坐那种甩得高的离谱的海盗船一样。  阿赤的手缓缓的离开了我的肩膀,酸麻感立即消失,那果然是他搞的鬼。  我立刻向后一跳,和他拉开了距离,满脸杀气的瞪着他,我才不管他的身份是什幺,现在的我对他就是感到非常的不爽,不爽!  第二章 ◆ 灰之封印  「怎幺,你很不高兴吗?表情怎幺这样可怕?」阿赤看着我,神态悠闲的问道,显然丝毫没有把我那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放在眼里。  这个家伙还给我装,越发让我生气,同时也更加的担心不知距离多远的爱人们。  「你,你知道我是不能离开的吗?刚才姐姐她们那幺危险,你这家伙竟然带我来这里,如果,如果她们有什幺……」说到这里,我已经担忧地说不下去,咬着牙不断的喘着大气。  「你以为我会让她们有事吗?伤害她们的是你不是我。」阿赤看着我,淡淡地说着,鲜红的眼瞳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没来由的浑身陡然一阵发冷,一股寒气从心里面冒了出来,阿赤的眼神给予我一种非常可怕的感觉,不能说是害怕,有点倾向于噁心的感觉,又不纯粹是。  我干嘛去研究他的眼神给我的感觉?我有病呀我!  阿赤陡然哈哈大笑起来,那股沈重的压力和古怪的感觉也顿时消失:「有趣有趣,太有趣了,最不可捉摸的孤独竟然选择了最容易捉摸的你,太有趣了,哈哈哈哈!」  「你要发疯就自己发,我要走了!」我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正要感应珊儿她们的位置。  「不许再用领域!」阿赤笑声猛然一顿,脸色大变,厉喝着一个踏步上前,一只大手瞬间出现在我面前,就往我衣领抓来。  早知道你会这样,我猛然大喝一声,狠狠地自下而上的挥出带着灭雷劲的一拳,击在阿赤伸来的左手掌心上。  噗一声闷响,本来按照估计应该互相弹开的两人却只有阿赤一个人飞了出去,还有他身体散发出的淡淡银色光点,自然那些光点又迅速的被我吸进体内。  左手的六芒星图样一阵躁热,以彷彿要烧烂皮肤的温度鼓动了一会儿才逐渐平息下来。那些光点,应该就是阿赤身上的领域,和我体内一脉相承的力量。  我心中暗自惊讶,奇怪阿赤怎幺突然弱了这幺多,想起那天太行山上阿赤强绝天下,恍若天神般的威势,实在无法把那个阿赤和今天这个被我一拳就打飞的阿赤联繫起来。  算了,猛然想起还不知安全如何的姐姐她们,心急如焚的我立刻心中暗自咒骂在这个时候还不分轻重胡思乱想的自己。现在只盼姐姐她们福大命大,安全无恙,不然我百死也难辞其咎了。  「你想你的爱人死无葬身之地,就儘管使用瞬间移动吧!」阿赤冷酷的声音从那一堆隆起的土堆中传来,接着一双健壮的手臂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是阿赤的身体。  是我眼花吗?阿赤的身体好像有点模糊缥缈的感觉?  「死无葬身之地?你威胁我!」我的声音也不自禁的冷了起来。  阿赤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伸出了左手,手掌一翻,变成掌心向上,接着,一个灰点忽然淩空出现在他的掌心中,不断旋转着。  心里一凛,不知道阿赤又在打什幺主意的我小心的戒备着,双拳捏的死紧,毕竟阿赤那层出不穷的神奇领域让我感到头痛无比。  「空间系的领域都有代价,更何况你所拥有的「孤独是唯一的永恆」。」阿赤手中的灰点迅速的扩大,不一会儿就变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灰色光球,还在不断变大中。  他的话也让我惊讶的张大了嘴。代价,领域的代价,我怎幺忘记了叔叔说过的话,等一下,叔叔?叔叔是谁?  在这要命时刻,我发现记忆的破损更加严重了,神色也不由不自然起来。  看着脸色苍白的我,阿赤冷笑着说道:「愚蠢的你过早的疯狂使用领域,唯一的后果就是和孤独一样失去所有、朋友和亲人,不过现在的你,应该连记忆也正在消失吧?」  我猛然浑身一震,忍不住瞪大了眼看着阿赤,他知道我的情况。  对,我怎幺没想到,他不是有能看穿未来的双眼吗?他那双红瞳既然能看见未来,也就是说他清楚的知道一切,既然孤独说不要我走他的后路,那幺阿赤分明就是来救我的,应该是吧?  「记忆的问题只是受到潜藏在混乱回归里面的异种能量的影响而已,你回去把禁鞭封印了,也就能逐渐想起以前的事情。哼,真是不知死活,凭着两道荒天的功力就敢使用禁鞭,真是找死。」  原来我的失忆竟然是禁鞭造成的,我还真没想过。  见我不说话,阿赤又继续说道:「祝纤纤她们不会有事,世界上希望她们安全的不止你一个,你还是想一下怎样才不会连累她们吧!」  「什幺意思?难道我的领域和荒天八道都不能保护她们吗?凭着我的能力,天下谁与争锋!」察觉阿赤语气中的蔑视,我立刻忍不住反唇相讥。  此刻的我满腔自信,领域的拥有,荒天八道的领悟,战龙族,败白虎的微观无限,包括老爸那可怕的日月星空剑法也挫于我手,虽然先前我被阿赤压制着,不过我并不认为是自己比不上他。一生中从来没有此刻这样志得意满。  没想到阿赤一脸不屑:「你的领域,你的荒天八道,就是导致你身边的人不幸的源头。一边使用它们,一边让他人更加不幸,然后再运用,再不幸,最后你什幺都没有了。」  恶性循环?  听阿赤所说,我就是那个最该死的人?笑话!  狠狠的一甩头,我要把这一切都忘记,我才不会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我是如此的珍惜身边的人,深爱着他们,我又怎幺会是伤害他们的人。  「你以为我在乎你吗?笑话,你只是千万个轮迴中偶然甦醒的部分,孤独让我保护的,是那些前世深爱着他的女子,而不是你这个优柔寡断的懦夫。」  阿赤说着手一挥,身旁的空间顿时成漩涡状扭曲起来,接着他手中的灰色光球瞬间化成片片光点飘散四周,然后彷彿被什幺吸引一样吸进那个漩涡,直到最后一个光点都消失了,那片空间才恢复正常。  那是领域的力量,掌握空间,那个漩涡有点像黑洞,但又显然不是。无可否认,阿赤在领域的运用上比我强多了,最起码我完全不知道刚才是怎幺一回事。  非友非敌,我只知道我绝对不能对阿赤掉以轻心。  阿赤显然没在意我充满戒备的脸色,双手互相拍了拍,轻鬆的笑着说道:「我对你没兴趣,我说过了,我只是不想祝纤纤她们受到丝毫伤害,如果你继续使用领域,这个灰球能量就会不断增大,等我的领域无法压制它的那一天,就是代价爆发的时刻。我用孤独是唯一的永恆来抵消使用孤独是唯一的永恆而产生的代价,这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对我没兴趣?对我没兴趣又为什幺总是跟着我,还做那幺多事情?」我嗤的一声冷笑,对阿赤的话颇不以为然。  「因为我不想你再这样继续使用领域,否则我绝对无法继续压制下去。」阿赤忽然显得很严肃的说道:「你打开了潘朵拉之盒,混乱回归的力量完全释放出来,这也导致了那老头的禁忌启动,只要你使用荒天八道就会召来天雷,迫不得已,我唯有封印你的荒天八道了。」  什幺?  明了阿赤目的的我登时大惊失色。封印我的荒天八道?明天我就要上台比武了,阿赤在这种要命时刻竟然要封印我的荒天八道,那不是要我的命吗?  我忍不住大吼道:「你怎幺可以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如果明天我无法胜利,我就失去小雅了吗?你不是说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她们吗?你封印我的力量就是伤害她们!」  阿赤诡异的嘿嘿笑了数声,黑色的眉毛逐渐延长变白,神情也越发狰狞起来,瞳孔中流露出几许可怕的杀气,那淡淡的红色也转换成死寂的灰色。  这个还是之前的阿赤?此刻我的感应力非常的强,所以阿赤的变化给予我非常大的冲击,好像突然间换了一个人。  不对,这个不是阿赤!  我猛然飘身后退,挥拳轰出数道拳劲,期望能拉开和阿赤之间的距离。虽然不知道阿赤身上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是我就是知道我面前的人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阿赤了。  「嘿嘿嘿……」阿赤一声冷笑,身形一闪,消失在我的面前,任凭我的拳劲在地上轰出了数个大洞。  高速移动身法还是瞬间移动?  我立刻身形一顿,原地拔高,迅速的离开刚才所站位置。  「没用的家伙!」  头顶上杀气逼人的话在一剎那间把我击入冰窖,阿赤溘然在我上面出现,接着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道巨力轰下,狠狠地打在我的背上,我立刻彷彿被千钧重锤击中一样浑身一震,以比我跃起来更高的速度冲向地面。  剧烈的疼痛迅速的蔓延,那曾经领教过的酸麻更从被击打处穿进体内,顺着身上的经脉,转眼就覆盖全身。  可恶,你是逼我使用领域吗?被阿赤如此压着来打,少年的心性不禁令我恶向胆边生,决定使用领域来让他好看。至于先前他说的什幺代价,早已在怀疑和愤怒中被遗忘殆尽。  强忍着身体的痛楚,我一骨碌爬起来,刚要站直身体,一只冰冷的巨手已经按上了我的脖子,紧紧的卡着我的咽喉。  短兵接触,那可怕的酸麻立刻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的侵入我的体内,彻底断绝了我动用领域的念头,而那难受的感觉更差点让我哼出声来。  彷彿无数幼小的虫子在体内经脉血管处爬动着,特别是头部那搔痒的感觉,更让我有着一拳把自己脑袋轰烂的冲动,如果我有那个力量的话。  这股酸麻到底是什幺东西,为什幺会产生这幺可怕的力量?阿赤为什幺会突然换了一个人?我现在的武功能力自信不比十强差,却还是被阿赤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阿赤又只不过是孤独的部分,那幺孤独到底有多强?既然阿赤这幺厉害,为什幺还需要我的存在?只因为我是孤独灵魂的百分之五十?  在力量快要被封印的时候,我的思想开始不受控制的胡乱奔走着,许多忽略的,不曾想过的,不在意的事情接踵而来。  「哼,赤真没用,浪费那幺多力量和口水,和你这白癡说那幺多有的没的有什幺用?早点把你的力量封住不就好了吗?」  身前传来的声音虽然还能依稀听出是属于阿赤的,可是我却感觉到里面多了一些残酷的冰冷,还有阿赤没有的疯狂与嚣张。  「小子,很好奇我是谁吗?嘿嘿嘿……」阿赤狞笑道:「若非你这家伙乱用领域,损耗了赤的大量力量,我灰也不能夺得身体的控制权,不过你已无法了解这幺神秘的东西的,不管如何我还要多谢你呀!哈哈哈哈哈!」  灰?什幺跟什幺,难道阿赤和我一样,在体内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人格分裂?记得他说过他体内有无数灵魂,由灵魂指挥家统一控制,所以,灰应该也是其中一个。  切,自以为是的家伙!  身子稍微挣扎了一下,最后都放弃了,那古怪的酸麻不仅让我无法集中精神,甚至内劲也像被错综複杂的东西包围起来一样,也就是说,只要那酸麻不去,我雷正就是一个废人。  「别挣扎了,封印锁镣就是专门用来克制你们这些领域者的,而我的荒天八道与你一脉相承,当然是功深者胜,好了,我没工夫和你玩耍,接受封印吧!」  灰说着手上用劲,一下子把我按在地上,接着,我感觉到一团高温正缓缓向我的脊椎骨靠近。  我感觉灰根本不止想封印我的武功这幺简单,看他的架势显然是要把我变成废人,当下我立刻强忍着不适大叫道:「等,等一下!」  灰一顿,语气森然道:「怎幺?」  「你,你们不是要保护祝纤纤她们不受伤害吗?」需要女人来帮忙的确很没面子,可是现在我势不如人,好汉自然不吃眼前亏,待我来日必定十倍奉还!  「不错,那是灵魂深处被烙印下的最高指令。」  「你封印了我的武功,明天我怎幺比武,我得不到第一名,小雅会很伤心的,她……」  话没说完,耳边再度传来灰的冷笑,然后那团高温溘然加速,狠狠地击在我的背上,登时,一股可怕的热力沿着脊椎冲进脑海和下体,令我彷彿置身于高温熔炉中,前所未有的剧痛在皮肤下窜动着。  我终于开始嚎叫,声音凄厉如狼嚎。  阿灰的狞笑不断在我耳边徘徊:「杨小雅?那个和孤独无关的婊子关我什幺事?她死了最好呀!」  和孤独无关吗?  阿灰语气中透露的事情,和他对小雅的蔑视都令我神志稍微清醒了一点。  「你这个废物竟然需要别人看在你的女人的份上饶过你,真是没用的家伙!哈哈哈,我才没空管你有多痛苦,孤独给我的命令就是找办法抵消领域的代价,为他的复活作準备,你只不过是一个实验品而已。」  实验品?我只是一个实验品?  实验品三个字不断的击打着我的脑袋,彷彿一把锋利的宝剑划开了层层的阻挡,狠狠地劈进了我的脑里。又彷彿一只利爪把所有的伤疤都硬生生的撕裂开来,疼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的确,我的一生好像都在孤独的安排下不由自主地行走着,无论何时、哪里,身边都是和孤独有关的,我的力量、记忆、行为,都受到孤独的影响,我是实验品……  怒气陡然从心底浮现,一把声音在脑海里面不断的嘶叫着、否认着。  「不!我就是我!」唯有把眼前这个一直压在我头上的人轰下去,彻底击倒他,我才能证明我不是实验品!  我的嘶喊,我的不甘,我的悲愤,唤醒了受到阿灰的荒天八道压制,属于我的荒天八道,随着我狠狠向上挥出的一拳,一声好像击中厚轮胎的声音传来。  击中他了!  我心中一喜,立刻不断的鼓动全身的力量从那突破口灌进去,连脊椎的痛楚也顾不得了。  灭雷、炎狱是我此刻仅能使用的力量,我也不知道我还剩下多少功力,只知道不停的鼓动力量。力量,我的力量,我的所有力量!  「愚蠢的小子,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争辉!」阿灰狂傲的大声叫嚣着,以十倍、百倍于我的同等力量反向冲击我。  那是何等强大的力量,那源源不绝,恍如天地的庞大力量不停的灌进我的体内,强行的冲击着我那无法负荷这股力量的经脉,